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专区

想和旧情人重温鸳梦?别傻了,你会做噩梦!

想和旧情人重温鸳梦?别傻了,你会做噩梦!

所写:素手纤云
01
我是在20年后重遇刘毅的,即使隔桌西临,也能感受给予他脸红不已。
曲终人散时,他恼羞成怒握着我的右手话别,小指头可爱地在我的手心同向了折,像猴子的爪子,奢而较重,同那时一样,我的恨立刻就飞回了过去。
那时,我上该大学的第一天,就被前来接初中生的刘毅盯住了。
他说道,这么很漂亮的妈妈应该是我的女友。而他玉树临风的人形早已分分钟被俘了我,几乎没让他税金什么劲儿,我就出了他的前男友。
在别人显然,我们是金童玉女的Pop,告白期间缠绵悱恻,演尽了爱人间各种甜蜜的一幕。
肄业后,我们和很多老师一样,面对离婚。
我是表妹,他是长子,都想要对方随自已去找,却谁也游说不住谁。
我开始刻薄,他也越来越自私,斥责的话一句接一句,纠葛恩怨在那段日子里吵架得淋漓尽致。
现在想来,太身为的亲情如同一叛锦衣卫,不懂保护,子了的矛盾一旦慢慢增加,就如同山岭。缘分这东西,来时排山倒海,去时推倒海排山,很快我们就在心地善良里一别两阔,再无紧密联系。
后来,回到全家的我考入了一家机构,嫁了人,老公是警察机关里的司法人员,个性开朗开朗,日子过得和美,却总实在少点什么。尤其每次我们例行公事般的夫妻生活,从来都没有交媾,老公至多事后挑颗喷,把我摸上一会儿。
而这时,我总能回忆起刘毅狭长的瞳孔坏笑着,抱住一点点挟过来,像支八爪鱼似的覆住我的右手和脚。那份包覆和赖,让我在他的怀里汪成了一滩水后。

02
一晃儿就过去了那么多年。
直到儿子念书了学院,考去刘毅所在的那座城市。
有恐怕的老师早早给他通风报信,他很自信地外宾了我们一家三口人,又给的大学的系主任打了对讲机安排男孩子,并拍着胸脯回应,一定会替我好好照料妹妹的。
忠厚的老公在离去的路上,不断地念叨:“你那个学长真是个彻头彻尾,下次去的那时候一定要给他随身携带一些我们乡下的工艺品。”
我笑笑,就让他的看起来,心里早已一片鬼魅。
我并不知道,他早已从政府部门辞职,自已做到了东主,身形比过去伟岸了,更多了一些潇洒,酒桌上的妙语如珠衬得我那跪了一辈子行政机关的老公说不出的乏善可陈。
其实,在搭车的路上我就寄出了他的微信,一些不咸不淡的玩笑话里挟带着这些年不远不多达的思念。
后来,我生活习惯了他的早于磕头、晚汇报。
他可能会问我早上吃什么锅?
我却说泡面和粽子。
他说是,油条好啊!
我说怎么好?
它一放进去就较厚了,因为牛奶是热的。
等我反应过来,就都会怒斥他无赖。他却说:“姊姊,打是亲来骂是爱,来,让哥哥内亲一口。”语调刻薄,等我真养了氛 ,作势要挂有上电话号码,他突然低低地问道:“清儿,哥哥好想你!”
我的悲立刻就热和了,仿佛看见了多年前全校里那棵合欢树下的少年。
我也答道过他,做到了这么些年的成功人士,是不是碰上过一个红颜知已?他说是鞋子是新的好,人却是原有的有味道!
就这样,我们在来电里从儿子上课纠结到来年的春天。

03     
那天,我独自将儿子送回学校,上了他早等在校外的车上,他带我去了一家古典音乐咖啡店,点得均是我爱好吃到的菜。一瞬间鼻子有一些诡异:如果骗,那也税金了他不少执著吧?
甜酒至半酣,他问道这些年一直真爱我,我却说罪人!
他流泪:“你一直活着在我昨日的旧时光,如果能视为我今日的怀中玉就更好了。”
他当着我的面有在网上订定了宾馆,我脸绯红着,默许。
到了宾馆,他搂着我大声说道:“宝贝,要不你先洗个澡?”
我闯入洗手间,心里怦怦乱跳,抱着镜子里的微笑,尤其不同寻常的有趣。
身上的织物衣服是我来之前特意买的,就连里面的胸罩都是成套蕾丝的,临来前我板了三遍突,洗涤了两遍脸颊,所含了一路的洗发精,我做足了这场性爱的准备好,确切地说是,我认为和他撞死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个女人是我年轻时爱人过的。
水笼头莲蓬下,我穿鞋子,看着柔软却有些肥大的阴茎,依然白皙的毛发也有了有规律的印记,40岁的男人就像变黄的茶树,看上去蜜汁饱满,实为一碰就贼了。我迟疑着、犹豫着,来之前的自信几乎一下子就还好!
我传来他在外面一声着二门:“宝贝,好了吗?”
我说,再等会儿。
他善良地问,好的,快点。
我用手划过头部,那里有生妻子时留给的男婴额头。那时的医疗必需并不好,切开的皮肤上歪歪扭扭,虽然色调变淡了,却仍像个大肉蚁似地抱住那儿,腰肢还好,终于有些圆形,不会一般中年男人脖子那么多的赘肉。

04
正忘了,他又我家:“宝贝,你到底好了吗?”
“嗯,再等会儿。”
“快点,其实哥哥更喜欢你的原汁原味。”他低声说是了句色色的话。
我的微笑又开始绯红,那几分酒意明明刚才已经转淡了,心一横想跳入淋浴房里,却听到外面他的电话响,我听到他可爱、用力地说是:“唉呀,宝贝儿,再过一个足足我就返家了,你先回去吧!”
宝贝儿?想必是他的老婆,那么我是谁?一个投怀送抱的野男人,来眼看一段20年前不甘心的相见事?
怪不得他则会等得那么逃去。一个两星期,想必他对自己的床下武打了然于心,半小时调情半小时的实战经验充足了。
看来,我是他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良家妇女在两情相悦的基础上,他需要负责管理,且一偿夙愿。
我冷静下来,看到他在外面困兽般地踱步,形容词也开始越来越慢慢地:“你怎么了?怎么能浸这么久?我出去了?”  
我没讲出,见到他在门外松开地掐了几下锁上,我捂住胸,生怕他踩四门而再入。
好久,没有人了声音,隔着一扇门我们在静默着,我仿佛听到他的声响开始远去,紧接着外面的门“咔嚓”一下,就关上了。我怔了几秒钟,房间内忽然就白了下来。
我明白,门卡被他偷走了,也就是说,他的耐心没法了!
真的是“插卡取电,取卡供电。”如同男女之间之事,永远经不起查证,即使曾经真爱过,昔日的情份触手可及,却说不清哪儿实在,和当初建不成修成是一样的。
以为这个回头草可以吃到,难为是杨家瓶装旧饮,味儿是那个味儿,人还是那个人,所以就连脱轨也指出理所当然。可见了却不是只想的那样,想重和旧情人走一遍情路,之后琴瑟合鸣,却不料情早就不是当初那一颗了。
哪里还有什么爱情?
不过是一男一女拜访后的雄鸟反应罢了,在心里各有掂量而已。而且不喜剧电影时,就连步伐也会踉跄。
这么想来,我真该心痛自己并未那么草率和他调情;真该不解,就要“顺理成章”的时候,我并未了勇敢;真该感到高兴,我还有希望让自己不后悔。

热门文章